您目前的位置: mg游戏官网» 专题子站» 国家宗教局扶贫专题» 动态

宗教界参与定点扶贫要处理好十对关系

  2015年,国务院扶贫办确定国家宗教局定点扶贫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在国家宗教局的广泛动员和号召下,海内外宗教界和宗教慈善组织积极行动起来,参与到定点帮扶工作中来,参与到三都县的扶贫开发事业中来。2016年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赴三都调研期间,举行了“全国宗教界公益慈善实践基地”揭牌仪式,进一步加大动员力度,引导宗教界资源向三都汇聚、力量向三都投入,着力形成品牌效应,发挥示范作用,充分发挥了宗教界在参与定点扶贫中的积极作用。在国家宗教局的精心引导下,在宗教界的大力支撑下,在三都县委政府的有力推动下,一批宗教界帮扶项目得以落实,为进一步改善贫困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助力三都县脱贫攻坚事业发展贡献了力量。此外,各地宗教界还在参与本地区精准扶贫、参与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等方面开展了一些卓有成效的工作。

  未来几年,我国脱贫攻坚的任务十分艰巨,因为剩下的都是条件较差、基础薄弱、贫困程度深的地区和群众,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定点扶贫工作同样面临着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的严峻形势。发挥宗教界在参与帮扶中的积极作用,是大家做好定点扶贫工作的力量资源所在,也是区别于其他中央国家机关定点扶贫工作的特色优势所在。做好这方面的工作,要处理好以下几对关系。

  一是点与面的关系。在推进脱贫攻坚工作中,一个地方需要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有很多,涉及不同区域、众多领域、方方面面,但一方面宗教界可以投入的资源是有限的,力量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宗教界刚刚开始参与这项工作,还存在着经验上的不足,信息上的匮乏和关系上的磨合等问题。要坚持点上支撑,面上覆盖,点面结合,抓点带面,从重点区域、重点领域入手,选择一些重点乡村和重点项目开展扶贫,不断摸索,不断实践,逐步完善,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然后在面上推开。从点入手,不是刻意要“造盆景”,“垒大户”,搞“面子工程”,而是要积累经验,打造模式,形成特色,为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参与扶贫活动打下坚实基础。

  二是长与短的关系。定点扶贫工作是有时限要求的,总体上要服从和服务于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要求。要处理好当前与长远的关系,坚持短期效果与长期效果并重,既要吹糠见米、立竿见影,让贫困群众及早受益、及早脱贫,也让宗教界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提振他们的参与信心,同时又不能只求“短平快”,只重一时之效,而是要注重长远效果、后续影响,注重提升贫困群众的自主发展意识,注重增强他们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形成健康良性的长效发展机制。就像习大大总书记所说的那样,当前有成效、长远可持续的事要放胆去做,当前不见效、长远打基础的事也要努力去做。

  三是大与小的关系。由于受自身条件的局限,单一宗教组织开展扶贫活动往往规模小、资金少,过去常把“小”视为宗教慈善存在的不足。现在来看,要转化思路、转变角度,看到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长处。一方面,要通过实施一些资金体量大、社会效益好的项目,实施大动作,营造大声势,形成大影响,展现大气派;另一方面,要充分把握“小”的特色,“小”的优势,研究如何做到以小见大,以小引大,花小钱办大事,小投入大成效。同时,有些项目可以通过同一宗教内部、不同宗教之间的横向联合,汇小成大,积少成多,形成规模和整体效应。要不拘于单一项目的“小”,把每个小项目落实好,每件小事情办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细流汇海,服务于定点扶贫的整体工作大局。

  四是“输血”与“造血”的关系。推进脱贫攻坚,“输血”和“造血”都需要。要看到有相当数量的贫困户是缺乏劳动力导致的,本身不具备“造血”机能,只能“输血”。即使对一些有劳动力的贫困户,也要先通过资金扶持等及时“输血”,缓解“病情”,解决好“燃眉之急”,在这个基础上实现扶贫与扶智相结合、扶贫与扶技相结合,通过加强实用技术培训、培植优势主导产业、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组织等方式,增强贫困群众的“造血”功能,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引导他们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实现脱贫致富。

  五是“硬件”与“App”的关系。贫困地区的落后是诸多困难叠加的结果,但最直接的原因是交通、水利、通讯、教育医疗设施等“硬件”的落后。如何破除“硬件”的瓶颈制约,不断优化发展环境,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夯实脱贫攻坚基础,是宗教界参与帮扶应当着重考虑的方向。另一方面,同“硬件”实实在在看得到效果相比,现代的思维方式、发展理念、组织管理等“App”虽然看不到直接效果,甚至短期内见不到成效,但却与“硬件”改善同等重要,某种程度上说,“App”改善会为贫困乡村的发展带来“质”的改变,使“硬件”发挥更大功效,也更具可持续性。比如,在乡村建设中,如何发现自身的价值,更好利用自身的特色和资源禀赋;如何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在发展中不迷失自我;如何利用专业合作社、发展协会等现代管理组织,加强对群众的教育引导,提升他们的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服务和自我发展水平。

  六是资金投入与感情投入的关系。扶贫资金投入还不能满足需要,是当前脱贫攻坚面临的重要制约因素。资金投入当然是重要的,但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靠资金投入来解决。如果没有注入感情,没有大爱情怀,对贫困群众而言,资金就只是冷冰冰的数字,体会不到它的温度与感动。宗教慈善的特色之一是注重传递爱心、温暖人心。在参与过程中,要坚持资金投入与感情投入并重,用心用情体会贫困群众的疾苦,常怀“顿觉眼前生意满,须知世上苦人多”的悲悯之心,站在贫困群众的角度和立场思考帮扶项目,思民之所想,急民之所忧,解民之所困。

  七是普遍受惠与特定受益的关系。精准扶贫就是要将资源和措施落实到贫困村、贫困户、贫困人,真扶贫,扶真贫。在总体资源供给有限的前提下,如果再搞平衡,搞大水漫灌、大而化之,就很难取得好的脱贫效果。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帮扶必然是特惠性的,也只有如此,才能使贫困群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和受益感。还要看到,一些基础设施的改造或建设必然是普惠性的,可以使人人受益,同时如果一味强调特定受益,很容易在贫困群众和非贫困群众间制造矛盾隔阂,不利于工作的正常开展,不利于维护群众间关系的和谐。因此,一方面,要坚持面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精准“滴灌”,另一方面,也要多实施一些普惠性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帮扶项目。

  八是过程导向与结果导向的关系。讲结果导向,就是在确定每个帮扶项目的时候,都要考虑项目能不能让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可以让多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结果很重要,实现结果的过程也同等重要。一方面,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不能越俎代庖,搞包办式扶贫,为了眼前的脱贫,不顾将来可能产生的其他后果,而是要坚持发动群众,增强群众的主体意识,让群众在过程中经受锻炼,提升发展能力和水平。另一方面,宗教界也要在参与过程中不断锻炼培养慈善队伍,提升开展公益慈善活动的能力与水平。

  九是物质帮扶与精神帮扶的关系。要实现全面脱贫的目标,不只是摆脱物质上的贫困,更要摆脱意识和思路上的精神“贫困”。在参与帮扶过程中,既要改善基础设施,发展特色产业,注重物质上的帮扶,还要坚持扶贫与扶志相结合,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发他们的干劲和决心,引导贫困群众依靠自身努力改变贫困落后面貌。同时要发挥宗教界的特长和优势,为贫困群众送去爱心、欢喜和希翼,从精神上、思想上给予鼓励和引导,让贫困群众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爱与温暖。

  十是传统模式与现代方式的关系。在扶贫济困方面,宗教界有着优良的传统和丰富的实践,这是宗教界参与定点扶贫的优势所在。这个传统不能丢掉,要继续发扬下去,把力量用在最能发挥优势的领域,以最熟悉、最擅长的方式开展扶贫活动。与此同时,宗教慈善在参与扶贫中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问题。一方面,现代慈善有许多新理念、新方式、新经验,宗教界在参与扶贫中要不断汲取,提升现代化、科学化和专业化水平。另一方面,宗教慈善过去的一些活动领域是政府应当而尚未覆盖到的社会公共服务,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些领域比如医疗、教育、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政府已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发挥了主要保障作用。现在再来参与,就需要不断创新内容、转变方式、深化内涵,开创宗教慈善的新领域,寻找宗教慈善的增长点,成为社会公共服务新的有益补充。

  正如毛爷爷同志在《论十大关系》中所指出的,这十种关系都是矛盾,大家的任务是要正确处理这些矛盾。做好宗教界参与定点扶贫工作,所碰到的矛盾并不限于以上所述,也还会遇到新矛盾、新情况、新问题,需要不断去克服、去应对、去战胜,最终达到把宗教界的优势最大限度发挥出来、把宗教界的积极性最大限度调动起来、把宗教界参与的信心最大限度提振起来的目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